九里九

论如何攻略自己

和自家觉川的日常,给他的生贺
吃我一发水仙安利
有私设,有ooc
@咸鱼
1

“按年龄我比你大,喊我哥”
“……滚”
那是我能记得的我们最早的对话。
那个双目通红看不明眼神和想法的男子,视我为无物般从我身旁走过,他脑后扎起的一束头发随着步伐轻轻晃动,有若黑羽扫过。
无意识的揉捻起自己颊边那一缕白发
...是他的长还是我的长

2

烈阳高照,万里无云,即使在夏天也罕见的高热天气。他就坐在庭院那棵樱花树下乘凉看着手中的绘卷,衣襟大开。细密的汗水从他额头渗出,顺着颊边滑下滴落到胸膛最终和他腰腹部妖纹相合,大部分半路消失,也有的汇聚到腰带所遮掩的地方。
真是看不下去,他自己都没点自觉吗。
走过去坐到他旁边瞥了眼绘卷明白了那是荒川流域的水路图。
真是认真负责的一位领主大人
然而自己还是忍不住掏出笔在绘卷上画了只獭。

3

“休要胡闹!”
我确确实实被他的样子惊到了。
浓眉紧蹙,赤眸怒瞪,杀气溢出。
即使已经好几日相处下来算过的融洽
即使论实力你未必在我之上
即使你也明白我就是你
依然这样护卫着荒川流域,哪怕只是份水路图
哪怕同样的水路图备份不计其数
惊讶,却更是热血沸腾

4

我知道他们怎么说我的
俊秀,也显着弱气
远没有你的霸气,高傲
荒川的领主怎么能有这副差劲的模样

5

决不允许
细疏的黑发和浓密的银白发散落一地,混合纠缠在一起,粗重的喘息声在房中回荡,叩击着自己的神经。
我嫉妒,明明是相同的妖却是不同的存在。
如果没有,就去掠夺
如果想要,就去征伐
我渴望你,渴望许久,从第一眼第一面开始。想要成为你的模样,想要成为你那样的存在。
可我们终究是不同的。
一次次贯通,仿佛这样我们就可以融合。撞击声不绝于耳,甚至掺杂着细碎的啧啧水声。
我嫉妒,却更爱你。
爱你的霸气,爱你的高傲,爱你的野性
你是一位真正的领主
我并不自恋,但我爱你。

6

缓缓吐出,烟云缭绕。
月光下一时竟也分不出飘绕在空中的是那柄斗中袅袅的烟还是悬于高空的云又或是两者的混合。
含着烟嘴吸了许久也没尝到熟悉的味道,翻过来仔细瞧瞧才发现斗中药草不知何时被打湿。
“老抽对身体不好”
你就那样倚靠在我身旁难得和气的说着,也不看我,就只是这样淡淡的说着
“……嗯”
我扔了手里的烟斗,双手环住你的窄腰,吻上薄唇。口中还未散去的烟味在气体的往来中弥漫。你又一次皱起眉头却并不推开我,在一起许久我们早已互相习惯。
烟顺着风的推送腾起向着高处去和云汇合。

7

看着你就算修剪了也会很快长出来的胡子,再摸摸自己光滑的脸颊,忍不住轻叹。
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问题
“我看着很受吗?”
你坐在我怀里疑惑的抬头看我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刚刚调好的温水泡着舒服的很,眯眸靠着你湿滑的脖颈如实回答
“总有人说道此事难免心烦……而且也想过这是不是与你不相衬啊”
我这个角度本只能看见你勾起的嘴角和露出的齿牙,你倒是直接翻身挑起我下颚正对着我
“怎么会,我喜欢你就够了”

8

觉得你可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无论是傲娇,沉默,还是生气
在我心中都很可爱
因为我知道你心软的样子,你所有的温柔都只为我所有,所有的疲倦不堪都只在我这里泄露
我知道的,我知道全部
我们就是最相近的人,各种意义上都是

9

“看着我...喊我的...我们的名字...”
做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这样但并不常这么做
看着我,看着我,看看我
我多希望你的眼里只会有我,只有我的身影。也许这样能稍微满足我希望和你成为一体的想法,也许这只是普通的独占欲。
相同的名字,相同的脸,在做着正相反的事。这总能刺激到我,让我兴奋到发颤,也只有这时候能让我错觉到我们真正成为了一体。

10

你说你赤眸是因为以前眼睛受过伤,可没人知道我偏偏爱死了你的赤眸。
第一次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这通红的双眼,临近最后我伸出舌头绕着眼眶眉角轻轻舔舐,描摹你双目的模样
“我绝不会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也是第一次我看清了你那猩红双眼中的感情
感动和不忍。我蹭了蹭抚上我脸颊的手,全都没关系的,我会一直陪你。
这妖生漫长,一日又一日足够已,我就是你,没人可以将我们分离。

尾声

我错了,我再也不这么做了
原谅我嗷!
等等……别弹我带子
悄悄藏好那捆绑着我和你头发的红绳
日常惹人生气然后连哄带日(划掉)的劝回来

大鹏和太白……
比较隐蔽……
解释一下,大鹏的领结是太白的胸针。

作为一只暴力奶爸,我爱上了钟馗。

如题
用扁鹊玩了很久,最近才开始想起来要给自己队友奶,讲真,我尽力了。
累觉不爱。
你踏马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
是奶爸的爱!是一只扁鹊的爱!
团战不护就算了,自己浪的飞起来还说我不奶!
你们这样会失去一个奶!

走题了

就今天匹配,好几次同队里都有钟馗
我的天,钟馗一个勾人,我在后边扔个毒
毒印标的不要太快!
钟馗再一个吸,我扔个三技直接人头收割
不要太爽啊!
讲道理,就算我没把他们直接灭掉,也能让他们残血,这时候随便来一个高伤害的英雄,都可以团灭他们啊!

奶你麻痹,我继续暴力

有一局里,同队的
钟馗,李白,貂蝉,孙悟空和我这个扁鹊

貂蝉:我中单,钟馗边去
扁鹊:钟馗,貂蝉不要你我要你!
钟馗:好
卧槽这个钟馗好乖

当时那个李白就是貂蝉带的
李白:涛哥教我怎么用李白,我不会
貂蝉没理
孙悟空:mdzz,不会你还选

当然最后还是输了

然而并不能妨碍我勾钟馗
科科,作为一个暴力奶,以后只奶钟馗

栽培生命。剪除繁扰。 #prunegame